【書】《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

政治不是我的強項,這次美朝峰會孰誰得逞更不是我所能評論。但這次特金會使我想起了一位與我年紀相若的女孩,誤打誤撞逃出了北韓,被販賣,在夜空下橫跨戈壁沙漠。在我十三歲剛學懂傷春悲秋的時候,她被逼出賣身體,以女性的身體苟活,學習在語言不通的陌生國度生存,為自己生命做出選擇。而這些全盤是命運的錯。

繼續閱讀 【書】《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

如常地難捱的星期三下午

醫科生的生涯踏入第五年。上年是進入臨床學習的一年,整天在醫院進進出出。這一年內見的病人,比頭三年多了好幾倍。不過見的病人越多,忘記的也越多。雖然如此,每當靜下來回想,有幾個病人的樣子總會浮現在腦海。不知道他們現在怎樣呢?還在仰臥在床上呆望天花上風扇嗎?如無意外,應該脫離一切痛苦了吧。

繼續閱讀 如常地難捱的星期三下午

伯伯

那陣子的天氣很是飄忽,天氣一下子徘徊在二十八九度,一下子卻驟降幾度。我們早早就都準備了冬衣,卻等了好久,還未等到能穿著毛絨外套在路上走的氣溫。炎夏和冷空氣交匯的半空中,一下子凝結成雨水,殺途人一個措手不及。洞悉天機的媽媽早為我準備了雨傘,好讓我能在最突如其來的一場雨中,也免得濕身。

繼續閱讀 伯伯

何須勞煩閣下? 麥煒和

Be a doctor.

Don’t hide behind the mask of “patient’s autonomy" and tell me each drug has its own side effects, or it’s up to me whether to excise the mass or not. You have the experience and knowledge to guide me, lead me and let me make the best decision.

Be a doctor, it means be responsible, not be a Wikipedia.


繼續閱讀 何須勞煩閣下? 麥煒和

龍蝦

我在懸疑的音樂中兜圈
找尋屬於二人的生活細則
默默念著我們的異
細算我們的同

而在灰濛濛而龐大的城市下
我們脆弱如羽毛
而生活侷促如濃霧
我們規矩
卻如石頭

倘若我們來自被強行分開的一個靈魂
同一個軀體抽出的一條肋骨
又何須邱比特的箭來相認
又何須眼珠作我們相認的特徵

而社會是牢籠
框著我們的愛與不愛
如何的愛
如何不愛

我說我寧願當一隻龍蝦
至少能活一百年
流淌藍色的屬於貴族的血液
永留在廣闊無邊的汪洋

寫於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
The Lobster (2015) 觀後

《當所有問題都得不到回答》陳繁齊

你好嗎
你快樂嗎
奔跑時得以懷著風
想擁有草原的斑馬嗎
那裡的天氣如何
有帶傘嗎還是
看著未乾的襯衫會想起我呢
如果乾燥是否懷念我的多雨呢
終於發現
自己要的是什麼了嗎

成熟了嗎
還是更天真了
是更加相信愛情
還是遲遲不肯背叛自己呢
我送你的項鍊你還收著嗎
我很在乎這些
可能很微小的事
你知道嗎
你應該不知道吧

還是很常哭嗎
我再也沒有心疼的機會
去安撫你了吧
我依舊還是太陽呀
只是你不認可我的熱了
後來我的模樣
你也不肯直視了吧

你知道我
多想獲得答案嗎
你能不能給我呢
一個點頭或搖頭
刻意的笑容還是難掩的不耐
都好
可不可以回答我

回答我吧
不要再讓我問自己
不斷地問自己
我還在等你嗎
好嗎

那些不確定的事

打第三支化療針了。代表的是你由病倒到現在,足足已有三個星期有多。

日子總是充滿變化。由我在你的胸口摸到鵪鶉蛋大小的淋巴,到你直直地撞到牆上,到我以為要接受你的世界沒有了陽光;開始化療的時候、你在街上暈倒送急診的時候、嗅到麵包卻沒有連跑帶跳走來的時候、肚瀉到要直衝出門外的時候……每一刻,我都再三提醒自己,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偷來苟活的時光。好的日子,我會看見你對我笑,甚至在身邊團團轉,而我的眼睛竟也感動得泛出淚水。以前總會叫你坐下來,想你安安靜靜等候,現在卻覺得還能跑跑跳跳是難得的福分。壞的日子,你總在睡,靜靜地睡。有時候我捧著你的頭,說,好好休息,病好了我們到沙灘,到海邊,看陽光。你就像平常一樣,沒有作聲,在我的掌心中輕輕合上眼。安靜的你,連病都沒發出半點聲音。

繼續閱讀 那些不確定的事

《一切》北島‬

一切都是命運
一切都是煙雲
一切都是沒有結局的開始
一切都是稍縱即逝的追尋
一切歡樂都沒有微笑
一切苦難都沒有淚痕
一切語言都是重複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愛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夢中
一切希望都帶着注釋
一切信仰都帶着呻吟
一切爆發都有片刻的寧靜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